公益

数码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昨天还在一起吃火锅,今天人就没了。”

前两天,笔者看到了一个25岁孕妇羊水栓塞死亡的新闻:

北京冬奥会闭幕式结束当天,因为嫂子马上就要生了,就一起去吃火锅催生。隔天嫂子就进医院生产,上午10点进产房,下午2点半,听说嫂子顺产生不下来,后来突然就羊水栓塞,先剖腹产救胎儿,签了大出血同意书,下午6点转市第一人民医院,可还是没抢救过来,孩子目前也在ICU抢救…… 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家人身上。

这条帖子下近6千条的评论,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如今医疗已经如此发达,为什么还有人因为生孩子去世?

羊水栓塞有多凶险?

羊水栓塞是极严重的产科并发症,发生率虽低,但是死亡率高达60%~80%,让妇产科医生闻之色变。据统计,羊水栓塞在我国占孕产妇死亡的9.2%。美国1999年~2003年羊水栓塞孕产妇死亡率为21.6%,英国2005年~2009年死亡率为20%。

幸存下来的产妇中,也很可能合并严重的多脏器障碍、 神经系统 功能障碍等。美国90年代曾做过一项统计,在20例羊水栓塞幸存者中,只有3例无后遗症。

即使是顶尖的医疗团队,面对羊水栓塞,也不一定能从死神手中抢人。

为什么医学那么发达,

依然难以“攻克”羊水栓塞?

羊水栓塞的病因、发病机制目前并不明确,目前认为,可能与羊水进入母体循环系统后,母亲免疫 系统对羊水和胎儿细胞产生反应,引起全身炎症反应,包括心肺衰竭和凝血功能障碍。

目前临床上并没有有效的辅助检查,能帮助诊断或预测羊水栓塞。 而羊水栓塞致死的过程非常迅速,约1/4患者会在出现 症状后1小时内死去,从出现症状到死亡间隔时间,最短10分钟。

羊水栓塞发生时,往往像平静大海突然卷起暴风,发生前没有明显征兆,不按常规出招,多数情况是让人虚惊一场,但往往也会突然抛出杀手锏。

发生羊水栓塞时,1/3以肺动脉高压为主,2/3以弥漫性血管内凝血为主。

前者患者在产程中或胎儿娩出后,出现喘憋、呼吸困难、紫绀、血压下降、意识丧失、昏迷、甚至很快死亡。

后者患者首要表现为无法明确原因的胎儿娩出后,大量产后出血,为不凝血。产后2小时内,纤维蛋白原降至1g/L以下,随后,缓慢出现低氧血症、血压下降、淡漠等症状,如果处理不及时,很快会出现意识丧失、昏迷、心跳骤停。

羊水栓塞突发,

医生都是怎样抢救的?

全部符合以下5项条件可诊断为羊水栓塞:

①产妇出现急性低血压或心脏骤停;

②产妇急性缺氧,表现为呼吸困难、紫绀或呼吸停止;

③ 产妇凝血机制障碍 (DIC) ,实验室数据表明血管内纤维蛋白溶解或无法解释的严重出血;

④上述症状发生在宫颈扩张、子宫肌收缩,阴道分娩,剖宫产时或产后30min内;

⑤对上述症状无其他有意义的解释。记不住,就是3D:低压,低氧,DIC。

羊水栓塞是综合征诊断,主要基于临床表现和排除性诊断, 临床上,当碰上可疑症状羊水栓塞,首先拨开“烟幕弹”,找出应急预案,预防性用药,避免猝不及防; 对于危重症病人,应抢救在先,而不是急于明确病因,不要因诊断检查而耽误抢救时机。

疑似羊水栓塞:3 0%~40%羊水栓塞孕产妇会出现非特异性前驱症状,主要表现为焦虑、麻木、感觉发冷、头晕、惊恐感、胸痛、恶心、呕吐、咳嗽等,此时胎儿仍通过脐带与母亲相连,普遍缺氧,胎心监护出现晚期减速,急性延长减速等。

羊水栓塞:立即进入抢救流程,考虑立即可行的分娩方式。

  • 恢复心肺功能:面罩或气管插管,保证气道通畅,充分给氧。若心脏骤停,不需考虑病因,心肺复苏。监测血压、血氧饱和度、心电图、尿量,建立1至2个大的静脉通道。液体复苏( 晶体为基础,常用林格液,注意容量高负荷) ,升压药 (去甲肾上腺素) ,避免过度输液。

  • 缓解肺动脉高压:强心和扩张肺动脉 (米力农或多巴酚丁胺) 优先推荐口服 西地那非。

  • 纠正凝血功能:成分输血 (红细胞、血浆、血小板输注比例1:1:1) ,注意纤维蛋白原、冷成淀的额外补充,排查软产道裂伤。

  • 抗过敏:早期用大剂量糖皮质激素,如地塞米松、肾上腺素等。

  • 若产后出血难以控制,危及生命,果断快速切除子宫,但不应预防性切除子宫。笔者就碰到1例,新生儿很好,切除子宫后,产妇出血立停,无后遗症。

  • 通知产科、麻醉科、血库、新生儿科等,准备抢救措施。

平时,孕妈也要做好产检,让医生发现被可能羊水栓塞“盯上”的情况 (如胎盘早剥或胎盘前置等) ,生产时勇于表达各种不适,让医生尽早发现恶魔发出的信号,提前做好“战斗”准备。

参考文献:

[ 1]谢幸,孔北华,段涛《妇产科学》第9版: 2018; 7: 209-212.

[ 2]古航,杨慧霞,王谢桐等. 羊水栓塞临床诊断与处理专家共识(2018)[J]. 中华妇产科杂志,2018, 53(12): 1-5.

[3]Pacheco L D, Saade G, Hankins G D V, et al. Amniotic fluid embolism: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J].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2016, 215(2): B16-B24.doi.org/10.1016/j.ajog.2016.03.012

本文来源:医学界妇产频道

本文作者:小香蕉

责任编辑:一川

医学界力求其发表内容在审核通过时的准确可靠,但并不对已发表内容的适时性,以及所引用资料(如有)的准确性和完整性等作出任何承诺和保证,亦不承担因该些内容已过时、所引用资料可能的不准确或不完整等情况引起的任何责任。请相关各方在采用或者以此作为决策依据时另行核查。

版权申明

本文原创 欢迎转发朋友圈

- End -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