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数码

勇敢女性是什么样子的?

敢于面对自己的人就是勇敢。

幼年在家庭及学校教育下建立起来的自我,成年后将其打破、拆解,通过咀嚼思考,再捡起自身内在真正的那部分。30多岁的朱莉在自我探索这条路上,逐渐体验到富足、勇敢、平和、喜悦和爱。

如果说对于30多岁的女性普遍普遍被外界期许应该有个稳定的工作,有稳定舒适的居所,找到了合适的伴侣,生一到两个孩子,过安稳美好的生活。按这个标准看,朱莉觉得自己和身边同龄女性不太一样,但她不觉得自己特殊,只是对人生意义的理解和追求不一样。

“每个人的人生目标各不相同,有人追求物质生活的满足,有人为家庭生活的安稳操持忙碌,追求什么就过怎样的生活,生活方式没有对错高下,只要自己觉得内心知足安详,就是好的生活。我可能认为短暂一生里,生命体验的扩展从而达到意识的提升和进化比较重要,对我更有意义。”

朱莉是一名普通女性,却符合很多人对勇敢女性的想象。独立、果敢、善思,她在生命废墟中重建自己。向内探索是朱莉近几年努力做的事。透过她主笔的“朱莉的七月光”公众号里的文章,即使是素不相识的人,也能体会到,她在创造自己想要生活的主体性和力量感。

多年前,因为罕见的眼病,右眼视力的扭曲和缺失,让朱莉每天都在体验无际的绝望和恐惧。那段时间她觉得自己在黑暗窒息的恐惧里一直下堕,这种撕心裂肺的崩塌是促使她真正走向探索生命的导火索。

“其实之前读书期间也一直处于一种弥漫的焦虑和迷茫的状态,只是生病这件事直接引爆,经验层面体验到生命无常,肉体的脆弱,比我看一百本书都管用,人面对生死时候的冲击力,足以震碎所有妄念搭建的空中楼阁。”

当浑浑噩噩时追求的那些名利得失突然间一点意义都没有。朱莉开始思考,究竟什么对自己有意义,又要如何过自己的人生?

那段时间,朱莉故意透过右眼去看扭曲的视野。当眼前的人事变得奇怪又狰狞,除了恐惧她还觉得有些好笑。她常常想,到底是世界扭曲了还是自己扭曲了?

面对失控的生活,我们拼命想找到一个答案,安抚那些无处安放的焦虑与恐惧。

如何缓解焦虑和恐惧?上了二十多年的学,朱莉遇到问题第一反应是想从书本找答案,从黄帝内经、庄子,到心理学、瑜伽,再到佛学、现代灵修书籍、南怀瑾、克里希那穆提等等,那时候朱莉最能买的就是书,一下单就是一箱。朱莉希望能在先人探索过的路上对内心那些终极疑问找到答案,当读到某些解惑的文字内心的那种惊叹和欢呼的感觉,到现在她依旧记忆犹新。

朱莉知道,头脑的思考和积累信息式的学习可能并不会给她想要答案的。但那时饥渴似的阅读也的确为她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门,这让她知道她的迷惑不是个人的疑问,在世界的不同地方,人类历史的不同时期,都有人和她一样,有着相似的痛苦和迷茫。她感悟到,每个生命来到这个地球上内心都有一种探寻生命意义的冲动。

除了站在书籍,这些“巨人的肩膀”上审视自己,朱莉还身体力行的去生活,旅行、摄影、瑜伽,从体验到思考,去探索生命本质。

对于生命的意义,现在朱莉有了一个答案,“人回避什么害怕什么就会被什么控制。未知死,焉知生。一个不接纳死亡的人,也不会懂得活着的意义。既然死亡是必然的,比起如何回避一个必然要发生的事,接纳才是一种智慧。可以说我觉得人的一生都应该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如何能不留遗憾不带恐惧的离开可能就是活着的全部意义。”

不从众是一件“危险”的事

“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每个人的人生之路都会终结成一张人生地图,当我们还是那个拼图的人,是看不到全貌的,只有完成了最后一块拼图,起身离开,我们才能看到整个地图。”

对朱莉而言,自我探寻成长这条路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了。一次次面对内心深处最害怕的东西,一点点接纳化解,一次次穿越黑暗,内心在一次又一次涅槃里变得强大而柔软。

在《来自朱莉的七月光》中有这样一句话,“体会过内心逐渐强大稳定而带来的内心富足和愉悦,就不愿意再回去过去那种无明而混沌的生活。”

到底要如何自我探寻?朱莉说,“我接纳我生命所有的发生,好的也好,坏的也罢,在这些经历里承受、体验,并转化成生命的养分。还有重要的是,要有自我教育的能力。自我教育能力可以保持自我稳定,独立思考,持续学习。如果没有这个能力,很容易变成文化、集体的附属物。”

不从众是一件“危险”的事,一定会出现争议性评价。放弃体制内教师工作,考过雅思又放弃国外学校申请,在很多人眼中,朱莉的“与众不同”显得格格不入。

没有人愿意去想了解她做这些事背后的原因,这也包括她身边亲近的人。不随流,一定会出现争议性的评价。毕竟每个人看到的世界不同,朱莉接受不同声音的存在。

对于如何面对质疑?朱莉觉得先要明确自己内心的声音。“评价的好坏是个很主观的定义,先明确你要什么?如果你的行为背后是要别人的认同,那么别人的认同对你来说就是好的,不认同就是坏的。如果你要的是体验一些事,要从经验里学习成长,很清楚你要去哪里。那别人认同或不认同的评价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的目的不是要认同,那么别人的质疑也会无足轻重。”

普通的人也有发光的能量

不少女性想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己内心变得强大。在朱莉看来,对强大的理解,不应该是脆弱的反面。“强大不是要无坚不摧,无所畏惧,无所不能。一个强大的人不是没有懦弱和恐惧的人,反而是可以真正接纳自己脆弱的人才是真正的强大。勇敢不是没有软肋的人,而是能直面软肋的人。”

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做自己”显得格外难。而朱莉不这么认为,她觉得那些看似没有“做自己”的人,其实也是忠于了自己的某个部分,只是自己没有意识到,不够了解自己而已。“我觉得人除了忠于自己没有别的活法。我做自己并不是给自己设置了一个目标要达成,它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进程,内心有一种愿力去体验自己所谓的人生意义。不需要坚持,这股愿力会一直推着你走。生命内在某个程序设定成如此,没办法活成其他样子。“

每个人都在时时刻刻创造自己的生活。如果觉得此刻被迫在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过不想过的生活,这时朱莉会回头关照自己,看看是内心哪个部分阻碍了自己想要到达向往的目的地。

对于“勇敢女性”这个称呼,朱莉并不想加于自己。“我警惕以某个标签来定义自己。如果有‘勇敢的女性’,那么就有‘不勇敢的女性’。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生经历,都在自己当下所处的境遇作出自己能做的最好选择。任何标签都是一种束缚。如果被贴上‘勇敢’的标签,自己也内化了这个标签,那么就可能不接纳自己的‘不勇敢’。”

回头再谈她为什么开公众号,朱莉想法很简单,通过文章把自己个人成长的旅程分享出去。“每个人都渴望真、渴望善,渴望爱,我经历的可能也是别人正在经历或者未来会经历的。”朱莉希望自己的经历感悟,能给其她女性带去启发和光,她想做一根管道让光通过。而每个人都有发光的能量,朱莉希望每个女性都找到自己成长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