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数码

针对吐槽,美团决心改变

风口浪尖中的美团,于5月下旬宣布对饱受诟病的抽成“开刀”。

值得关注的是,他们并非直接降低平台服务费率(常说的“佣金”),而是选择将其公开透明化,并将自主选择权交还给商家。

从试点效果看,多数中小商家将从变革之中受益。问题是,美团为什么要这么做?

外卖平台兴起后,上调商家抽成的新闻,近年来不绝于耳。

佣金去了哪儿?美团日前披露,在2020年,骑手成本占佣金收入的83.1%。而且美团配送的订单,每笔还亏损0.03元。

一边是8成多花在外卖小哥身上,一边是“副处长体验送外卖 12小时只赚41块”,这种看似矛盾的境况,令人不得不产生错乱感。

公开透明是唯一的释疑方法。于是,美团决定主动改变以往外卖行业大呼隆的情况,大力推进“费率透明化变革”,将原有的“平台服务费”拆分为“技术服务费+履约服务费”。履约服务费只在商家选择平台配送时才会产生,且随时段、距离和单价三个因素变化。履约服务费的透明化正是关键所在。

对商家而言,一方面可以清晰地看到每笔费用的计价规则及每笔订单的支出明细,自主选择是否使用美团配送;另一方面,既然费用随时段、距离和单价变化,那么距离近、正常时段的订单费用将有所下降。

实际调查也予以了证实。有行业垂直机构问卷调查发现,配送距离较近、客单价较低的中小餐饮商户,大多数反映费率出现了下降,而他们占据了当前外卖行业的8成以上。

当然,也有例外。除近距离订单之外,一些远距离、深夜等特殊时段的订单,将会面临较高的配送费收费情况。

日前,“中小餐饮企业座谈会”在北京举行,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到场听取吐槽。

会上,有商户表示,小部分远距离订单或深夜订单的履约服务费会增加,导致最终的费率支出比改革前反而有小幅提升。一家连锁企业的代表现场提出:自家品牌在顺义机场生活区有一家门店,配送范围非常大,超过3公里以上的订单占到了20%以上,因为远距离的订单多,总体下来,费用支出比之前更多了。希望美团能够针对这样位置比较特殊的门店进行特殊处理。

商家反映的极端情况背后,是配送硬成本难以压缩的现状。为了满足高峰时期用户需求,平台往往需要几百万骑手来送几千万单。百万骑手背后,是笔不小的成本。超远距离、深夜时段,意味着配送难度增加,成本自然更高。外卖这门生意过去一直“难赚钱”的原因正在这里。

变革,很难做到完美无缺。“整个行业的大趋势一定是更有序、更透明、更平等,我们充分尊重商家自主经营选择权利,严格遵循自愿、公平的原则,坚决禁止‘二选一’。”王莆中表示,该项变革还在不断优化,希望听到更多的声音,以帮助美团改进。

费率透明化变革,也许可以视作平台企业积极响应政策号召的举措之一。

近年来,国家在持续释放信号,表示将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引导平台企业合理降低商户服务费。

3月举行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专题研究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问题,提出要加强规范和监管,维护公众利益和社会稳定。

美团的主动变革,一方面是在顺应新兴业态,比如网约车、外卖等透明化改革的未来趋势,另一方面则是在释放诚意,即尽己所能推动商家和行业向更良性方向发展。

互联网平台企业经过市场优胜劣汰后,仅存的几家很容易形成支配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它的一举一动,比如提高佣金,极容易被视作“黑箱”行为。因此,在社会广泛关注的议题上,平台企业应该将透明公开作为重要追求之一。

如美团上述行为一般,打开“黑箱”,既可以有力地澄清公众质疑,尽可能地获取商户理解,更能促进自身健康发展,避免不当行为。

外卖连接用户、商家、骑手,它的背后不仅是一笔经济账,更是一笔社会账。比如在疫情期间,餐饮业首当其冲,在堂食受到严格控制之时,外卖成为商家唯一的寄托。而且平台企业还向受影响较大的商家返还比例不等的佣金,合力度过难关的意愿显而易见。

外卖背后也是专业化的力量。在今年外卖产业大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讲座教授周其仁引用研究数据表示,美团外卖每单能为消费者节约48分钟,以单日完成订单量峰值4000万单来计算,相当于每天帮用户节约3653年。而它依靠的信息技术、配餐技术等,正是专业化的力量。

简而言之,无论是公开透明以回应社会关切,还是特殊时期返佣利于商户发展,抑或者以自身专业化为平台型企业未来发展“打个样”,此次美团主动启动“费率透明化变革”,无疑都将助力行业和社会更加健康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