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数码

原标题:突破“短板中的短板” 中国工业软件加速前行

随着智能化发展,升级高端制造业产生了新需求,不论是工业4.0还是工业互联网,推进质变都离不开底层工业软件的支持。看如今,中国的工业软件又将如何破局?

重庆向来被称为“魔幻现实主义”之城。魔幻的一面是重峦叠嶂的都市格局,拥有地理和人文的魔幻森林;现实的一面,山城的工业也像群山一样,是中国西南的定海神针和工业压舱石,作为国家重要先进制造业中心,重庆工业门类齐全,尤其在汽车、摩托车、电子新材料、装备制造等领域实力雄厚,这也为重庆增添了“工业朋克”气质。

而如重庆一般,大型制造业机械带来的“工业朋克”集群,是中国工业产业的一角,如今随着智能化发展,升级高端制造业产生了新需求,不论是工业4.0还是工业互联网,推进质变都离不开底层工业软件的支持。

6月7日,在重庆举办的首届中国工业软件大会上,重庆发布了《重庆市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十四五”规划》,力争在2025年重庆市软件产业总规模突破5000亿元,其中工业软件产业收入达到200亿元,并签约了包括麒麟软件、华为、金山在内的13个重点软件项目。

这也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坚实的制造业为发展工业软件提供了基础,同时工业软件是加速转型的重要引擎。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技术发展司谢少锋在会上介绍道:“工业产业规模快速增长,今年1-4月,我国软件应用收入超过2.5万亿,同比增长25%。实现利润总额2885亿元,同比增长20.5%;软件从业人数超过700万人,同比增长6%,从业人员的工资总额同比增长11%;今年一季度制造业重点领域关键工序自动化率,分别达到了52.7%和53.7%。工业APP数量突破了40万。”

谢少锋也指出,我国工业软件发展取得了一定成效的同时,产业基础还比较薄弱,关键核心技术的瓶颈没有得到进一步解决,产业链供应链体系尚不健全,产品应用场景仍然匮乏,迭代升级慢,企业小散乱现象依然存在。

对于软件发展,他还透露,工信部会尽快发布软件产业“十四五”发展规划,统筹推进“十四五”时期软件产业发展,加快出台关键技术软件三年行动计划,强化对工业软件关键技术软件的重点支持。

工业软件:从失落到提速

据悉,工业软件被称为工业制造的“大脑”和“神经”,按用途可分为:研发设计类、生产管控类、管理运营类、嵌入式软件类,还有目前兴起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类。其中,研发设计类的CAD、EDA、CAE等高端工业软件领域技术壁垒高,短板最为严峻。

根据走向智能研究院的研究评估,在CAD研发设计类软件领域,法国达索、德国西门子、美国PTC以及美国Autodesk公司在我国市场占有率达90%以上,国内的数码大方、中望软件、山大华天等只占不到10%的市场;CAE仿真软件市场领域,美国ANSYS、ALTAIR、NASTRAN等公司占据了95%以上的市场份额。在生产控制类领域,我国也主要被西门子、施耐德、GE、罗克韦尔等国外巨头占据;宝信、石化盈科等国内软件企业只在电力、钢铁冶金和石化等细分行业争得一席之地。在业务管理类领域,德国SAP与美国ORACLE公司占有高端市场的90%以上,用友、金蝶等国内软件企业只能占据中低端市场的80%左右。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过去的30年,是中国工业软件失落的30年,面对国际大厂的竞争,国内企业在各个领域的尝试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而在外部环境变化背景下、数字化转型的趋势之中,软件创新的重要性提至新高度,近年来工业软件进入快速发展的新阶段。比如在CAD领域,中望软件、山大华天等国内企业正在崛起,中望软件已经在科创板上市,国产EDA华大九天已完成上市辅导。

在操作系统领域,麒麟软件也在拓展工业场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麒麟软件有限公司董事长谌志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工业软件领域,国产系统生态处于起步阶段。围绕自主操作系统的软硬件适配数量相较通用领域仍显稀少。在国产操作系统上能够适配的软件多数是运营管理类软件,但工业领域重要的生产管控、研发设计类软件少。产业上人才储备存在一定断档,受到互联网产业虹吸效应进一步分流产业人才。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中国操作系统要想获得发展,首先要有一个兼具广度与深度生态环境,同时要有一个年轻化、梯度化的优质人才队伍,最后是具备长期发展的市场和资金实力。”

目前,麒麟软件已经启动了遨天计划,计划在五年时间内投入百亿资金,培养万人人才团队,成就十万以上的生态伙伴。谌志华谈道:“目前,金融、通信、交通、能源等重点行业的自主创新工作也开始加速启动,今年开始工作将进入‘真用实用’阶段。确保运行稳定、功能齐备、生态齐全,进而确保用户体验良好,是这一阶段赢得市场竞争的关键所在。”

下个十年如何破局生态?

从高端芯片开始,国内逐渐认识到底层核心技术的不足,而在工业软件领域,涉及的不仅仅是软件产品,背后还需要复杂的工程知识、计算机技术、数学、物理,这是一系列底层生态的构建,需要长期的巨大投入,生态打造依旧任重道远。

而大环境方面,国内的应用市场也开始成熟,更多的企业愿意为正版软件付费,并且愿意使用国产软件,再加上政策层面红利不断。可以看到,整体工业软件的市场成熟度快速提高。

在以上的背景下,中国工业软件开始加速前行,其中的优势和挑战同样显著。谌志华告诉记者:“工业软件高度依赖于工业制造体系,而我国是全球唯一拥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产业基础完整且较为雄厚,是发展自主工业软件的沃土。目前我们的工业领域管理运营类软件种类多,一些高端软件已经具备产业竞争力,是有突破可能的,工业嵌入式软件,生产管控类软件需求和应用面广泛,这些领域的专门企业也比较多,也有突破的产业基础和技术能力。”

以面向工业控制分散控制系统DCS软件为例,他介绍道:“银河麒麟刚刚实现了国内自主安全DCS在超超临界火电机组上的首次示范应用和全厂一体化控制。另外,国内在加速经济转型期依托的大规模技术人才优势,也能够为工业软件产业起航提供源源不断的推进力,也为产业未来高度成熟高度细分提供智力保障。”

山东山大华天软件有限公司CEO、创始人杨超英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工业软件行业国外软件成熟,并且进入门槛很高,尤其是CAD等研发设计软件,需要持续投入,目前国内在工业软件领域有深厚积累的公司中,很少有成立五年内的企业。另一方面,工业软件发展需要生态,CAD开发之后,要有市场需求才能发展,不论是家居、轮船、汽车等都有各自不同的行业需求,需要应用到各个行业中去打造生态。

同时,杨超英指出,工业产品离不开工业软件,随着国内制造业的推进,国产工业软件的发展是早晚的事,中美贸易摩擦、国内环境都是加速了这一过程。当前人才仍是难题,工业软件本身相关的人才较少,未来还会面临激烈的人才竞争。

回顾过往20年,面向C端的中国互联网行业突飞猛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传统软件行业偏弱,失去了二三十年。不过,有软件行业人士向记者指出,在互联网蓬勃发展之后,现在重金投入到底层研发当中,在未来10年中,中国的软件行业会有和互联网行业并驾齐驱的机会。

(作者:倪雨晴 编辑:李清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