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数码

摘要:美国供应管理协会数据显示,ISM制造业活动指数从5月份的61.2降至60.6。与此同时,ISM原材料价格指数升至92.1,达到197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虽然新订单有所减少,但需求激增推动美国制造业产出再次大幅上升,从而推动商品价格以至少14年从未有过的速度上涨。

强需求影响下,生产、订单和库存指数依然强劲,就业虽然出现小幅回落,对整体表现影响有限,故制造业整体的表现依然强劲。疫情出现好转趋势和财政刺激措施的到位以及经济强势复苏的预期,对制造业产业链形成提振,制造业产业链仍在持续复苏中,生产商将会继续加大生产,新订单和订单库存的增加正是生产企业扩大生产的直接动力,当前库存依然是去库末期/主动补库早期的状态。美国制造业表现强劲,为经济复苏提供动力,仍在为经济复苏提供动力。

关注美国非农数据:美国至6月26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录得36.4万人,表现优于39万的预期值和41.5万的前值,续刷去年3月14日当周以来新低,暗示随着经济重新开放和劳动力需求上升,失业人数正在减少。美国上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的降幅超过预期,而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的裁员人数降至21年来的低点,因企业在劳动力短缺的情况下保住了自己的工人;预计未来几个月数据的总体趋势将继续下降。7月2日将会公布美国6月非农数据,如果美国6月份非农就业表现全面向好,美联储在下半年开始缩减QE的前景将得到进一步确认,而美债收益率将会受到提振上涨,那么美元指数将会持续反弹。故重点关注7月2日20:30公布的非农数据。

正文

一、美国6月ISM 制造业数据解读

2021年6月的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从上月的61.2略微下降至60.6,该数据表现略微不及60.9的市场预期。这指数连续13个月维持扩张表现,表明美国经济连续第13个月增长;各分项表现不一,生产项和原材料库存项表现强劲,而新订单和供应商交付项表现出边际走弱,就业项意外跌破荣枯线,仅录得49.9,在一定程度上拖累制造业PMI的表现。另外,与此同时,ISM原材料价格指数升至92.1,达到197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虽然新订单有所减少(边际减少,实质依然强劲),但需求激增推动美国制造业产出再次大幅上升,从而推动商品价格以至少14年从未有过的速度上涨,需要提高产能,改善供应链,以帮助缓解部分通胀压力。

分项数据来看:需求方面,1.9万亿规模的纾困法案的落地,叠加疫情风险消退刺激消费和累积需求释放,社会需求依然强劲,新订单指数虽然从67的高位有所回落,但是表现依然强劲,该指数连续13个月维持扩张状态,并连续第12个月高于60,其中12月表现曾创2004年1月以来最高至67.5;订单库存指数从70.6的高位回落至64.5,订单积压虽有所回落但是依然较多,亦从侧面说明需求的强劲;随着疫情的持续好转和经济的强劲复苏预期的落地,新订单指数仍会表现强劲,新出口订单指数的强劲即是最好的证明。

生产方面,虽然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和劳动力短缺限制了生产,然需求激增推动美国制造业产出再次大幅上升,6月生产指数录得60.8,较5月的58.5上升2.3个百分点,连续连续第13个月维持扩张状态。生产指数上升,继续释放了制造业增长的潜力,生产基本接近疫情前水平。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在即,原材料价格或面临回调,而劳动力市场仍在好转,故生产依然会偏强运行。

库存方面,产成品库存指数从28小幅涨至30.8,依然处于11年以来的相对低位,和订单库存的表现一致,均是需求强劲下未来生产继续强劲的积极信号,故接下来生产指数表现依然会较强;原材料库存基本维持稳定,订单库存的强劲表现依然是生产企业扩大生产的直接动力,当前库存依然是去库末期/主动补库早期的状态。

就业方面,由于零部件和工人短缺造成的工人缺勤和短期停工是的就业指数表现边际走弱,就业指数录得49.9,较5月的50.9下跌1个百分点,跌破荣枯线,说明制造业就业市场复苏有所暂缓。对于非农数据而言形成一定的利空影响。

需要重点注意的是,原材料价格维持在92.1的高位,表现强于前值和预期,连续13个月处于扩张区间,成本的上涨压力继续加大,说明通胀压力已经显现并将会持续一段时间,后市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在即,原材料价格或面临回调,原材料价格会逐步的回落。

综上,强需求影响下,生产、订单和库存指数依然强劲,就业虽然出现小幅回落,对整体表现影响有限,故制造业整体的表现依然强劲。疫情出现好转趋势和财政刺激措施的到位以及经济强势复苏的预期,对制造业产业链形成提振,制造业产业链仍在持续的复苏中,生产商将会继续加大生产,新订单和订单库存的增加正是生产企业扩大生产的直接动力,当前库存依然是去库末期/主动补库早期的状态。美国制造业表现强劲,为经济复苏提供动力,仍在带动经济复苏,行业生产已接近恢复到疫情前的正常水平。

二、经济与政策影响分析

美国2020年经济录得3.5%的萎缩,美国经济韧性十足,与美国超宽松的经济政策刺激有直接的关系。随着疫苗的广泛接种和经济刺激措施的持续,美国经济数据表现强劲,制造业指数的强劲表现为经济增长提供动力,美国经济将会持续的强劲复苏;世界主要投行对于美国2021年经济预期更加乐观,经济增速区间上调为6.5%-7%之间。鉴于美国经济的韧性,美国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措施的影响,以及疫苗广泛接种的疫情风险的消退,2021年美国经济将会强劲复苏,或出现6.7%-7.2%的增长。分季度来看,一季度经济出现0.4%的涨幅,二季度因低基数影响会出现接近13%的涨幅,随后走弱,三四季度依然会维持在7%附近。

受强劲制造业影响,美联储缩减资产购买的理由正在增强,美元连续第四个交易日走高,盘中触及92.60,为4月初以来最高。宏观经济数据表现强劲对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调整提供动力,叠加近期美国逆回购规模不断刷新历史新高,疫苗接种率不断提升,美联储官员不断释放鹰派言论,我们认为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在即。基于美国经济进入强势复苏期、美国政府宽松政策即将退出以及疫情风险得到有效控制等因素影响,我们参考2013年-2014年美联储QE退出路径,对美联储货币政策仅需初步分析与预测如下:

第一阶段,2021年7-9月将会释放缩减购置规模的信号;

第二阶段,2021年10-12月则逐步开启缩减购债规模的政策调整,每月缩减100-150亿;

第三阶段,2022年6-9月正式结束第五轮QE;

第四阶段,2022年12月或者2023年初开始加息,2023年-2024年会加速加息。

美联储在6月末将会逐步开始进行缩减购债规模的讨论,7-9月则会释放缩减购债规模的信号,重点关注四个关键的时间点。

第一是7月7日公布的会议纪要;

第二是7月份,鲍威尔在国会作证的证词,可能会释放缩减购债规模的信号;

第三是7月28日的议息会议,关注会议声明、鲍威尔讲话和8月18日会议纪要;

第四是8月份,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的讲话。

这四个关键节点均是美联储释放缩减购债规模信号的关键期,届时对金融市场和商品市场会产生重要的影响,金融市场和商品市场将会迎来行情的大转向。此后,9月22日的议息会议则会显得尤为重要。

三、美元指数将会持续反弹

表现稳健的美国首次申领失业金人数和制造业数据引发市场猜测,美联储缩减资产购买的理由正在增强,美元连续第四个交易日走高,盘中触及92.60,为4月初以来最高;因为美联储在月中会议后立场转鹰,上月美元兑一篮子货币上涨约2.8%;美元指数在震荡调整后,反弹趋势将会持续,随着疫苗接种速度加强、经济复苏预期强以及财政扩张等因素提振美元需求,特别美国货币政策调整在即,叠加美国经济的比较优势更加明显,美元上涨趋势明显,今年突破93.44的前高位置后,仍有涨至94.7的可能;长期来看,美国经济占比下降,美元信用体系的冲击和通胀的压力,美元长期强阻力位在88附近,整体将会在88-95之间震荡调整。主要因素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美国经济逐步进入繁荣期,疫情、通胀和就业出现实质性进展,美联储货币政策亦会逐步的转向,预计下半年将会逐步释放缩减购债规模的信号,并在四季度实施缩减购债规模的措施,2022年底开启加息,货币政策的转向预期,利好美债收益率,对于美元形成直接和间接的利多影响;这是支撑美元指数再度走强的核心因素。

第二,随着疫苗接种速度的加快,美国疫情风险逐步消退,疫情防控方面,美国相对于中国以外的其他经济体具有较强的优势,这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另外拜登政府即将推行的基建计划和家庭支出计划亦支撑美国经济,美国经济将会逐步进入繁荣期,经济的强劲是美元指数的核心基本面,这对于美元信用形成利好,提振美元指数。

第三,因为内生经济增长动力和疫情消退的速度的区别,美国经济复苏的步伐和幅度均强于欧洲,美国具有较强的比较优势,这有利于美元指数的走强。美元指数是综合反映美元在国际外汇市场的汇率情况的指标,用来衡量美元对一揽子货币的汇率变化程度;一揽子货币包含欧元(57.6%)、日元(13.6%)、英镑(11.9%)、加拿大元(9.1%)、瑞典克朗(4.2%)、瑞士法郎(3.6%);故欧元和英镑的走势对美元指数影响非常大。

第四,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政治从不确定性回归确定性和稳定性,拜登政府加大防疫管控措施,加大经济刺激措施刺激经济恢复,重新加入或重启世界诸多经济与军事等组织,并且在规划新一轮的大规模的基建计划,旨在提振经济、减少碳排放和减少经济不平等现象。美国当前社会虽然分裂严重,但是政治的确定性和稳定性会增加美元的信用,进而提振美元指数。

第五,当前,虽然发达国家疫情风险在逐步消退,但是依然没有临近尾声,疫苗安全问题不断出现,疫苗的分配不均问题亦较为突出,印度疫情失控引发市场新一轮的担忧,而中东、美俄、美伊和“其他”等地缘政治风险依然存在,这增加了资金的避险需求,在黄金整体偏弱的背景下,作为全球核心支付手段的美元受到避险资金的青睐。

故在以上因素的影响下,美元指数货币政策调整预期和来临之际将会持续反弹,下半年涨至94.7上方的可能性依然比较大。当然长期来看,美国经济在全球的占比在下降,货币超发严重冲击美元信用体系,美元长期震荡走弱的趋势依旧,强阻力位在88附近。对于美元指数而言,我们认为其运行区间为88-95。

四、数据分析